滚动新闻:
首页 >> 保险理赔

医生不希望子女从医干一行恨一行图

来源: 时间:2018-08-23 17:39:36

医生不希望子女从医 干一行恨一行(图)

医生不希望子女从医

医生不希望子女从医,即使是一份高薪、社会地位高的工作,如果连生命安全都保护不了,谁会愿意去做呢?早前的哈尔滨杀医案就敲响了警钟,患者杀医的事件屡禁不止,不是医生的过错,是整个医疗制度的恶果。

近日,广州医生被殴重伤、浙江温岭三位大夫死伤于患者刀下,使医患冲突再度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由于工作压力较大、医疗纠纷频发,中国年轻一代开始重新审视这一职业。表现最为突出的是,中国已经出现“医不过二代”现象—据媒体公布的最新医师执业状况调查,中国78%的医生不希望子女从医。

通过法律手段协调医患关系

借鉴外国经验,先看日本,可以说是法治之下的“以和为贵”。按相关法规规定,在发生医疗事故后,医院不分大小都须向政府有关部门报告,然后由政府作为“中间人”出面向病人家属作出汇报。要是确认是院方的失误,医院必须做出真诚道歉,并在经济上给予尽可能多的补偿,做到尽量以和解方式解决纠纷。如果医患双方对承担发生争议并长期难以实现“共识”,那么也可诉诸法律。值得一提的是,日本政府加紧建立了相关制度,帮助那些在

医疗诉讼中处于相对劣势的患者和家属。

再看俄罗斯,坚持“法律优先”原则。如果患方认定自己的健康或生命受到了医疗事故的侵害,他们便可向相关医院、医院的上一级领导部门、当地司法机关和医保机构提出索赔要求。俄罗斯多项法律(比西方国家还多)都贯穿了一条铁定原则:公民健康第一。患者不论民族、性别、经济状况、文化背景,其保护自己健康的权益都被视作神圣不可侵犯,并在多部法律中都得到方方面面的全力保护。

而美国采用的是法律和调解的“双管齐下”。所有医院都须设立的仲裁委员会,其实就是“变相”的调解委员会,成员来自社会的方方面面,包括医院的医生、注册护士、牧师、社区代表、社会工作者、培训工作者、教师、律师,等等,这些人中许多还是志愿者,不收任何报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