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刑事辩护

9岁女孩被传能预知胎儿性别家人借机赚钱

来源: 时间:2018-10-17 15:35:08

9岁女孩被传能预知胎儿性别 家人借机赚钱

据金陵晚报报道 9岁的女孩子,在人们印象中,应该是这样的:上小学三年级,背着书包乐呵呵的小天使;或者是抱着布娃娃,想着怎么玩过家家的小宝贝;再或者是逛商场时,缠着父母,要买漂亮衣服的小公主……   然而,9岁的她却成了“送子娘娘”,传言有辨别、预知胎儿性别的特异功能,被不少人顶礼膜拜,在其家人的“呵护”下,利用迷信活动来赚钱……

9岁“送子娘娘”现身络

日前,一则帖子出现在络上,有人称,在新沂市北沟镇,有一名9岁的女童,人称“送子娘娘”。这个女孩子可以看出来访的女性到底可以生男还是生女。

友讲,据说在女孩4岁的时候,她就可以看出,孕妇可以生什么性别的孩子。女孩母亲生下她后,一直想要个男孩。女孩就叫她妈别担心,在她8岁的时候妈妈会生个儿子。果然,在她8岁的时候,她妈当真就生了一个儿子。

女孩家里亲戚生什么性别的孩子,她都能预测,而且十分准。有一个女人一直没有生育,今年已经28岁了,医院说要做手术,但那女孩给了一味药,竟然就怀上了,而且是儿子。

现在很多人去找她看,不光是新沂市北沟镇的人,还有浙江、安徽的人都跑过去了。女孩家人对外面人说,她就是“送子娘娘”下凡。友说,现在,北沟镇的人差不多都知道一些关于“送子娘娘”的事情,有些人非常信,还称这个小女孩为小仙女。

“显神通”每次收费30

有友直接点出整件事就是个骗局。友称见过女孩,那个女孩自称能够辨别怀孕妇女腹中胎儿的性别,并且还能预知下个胎儿的性别,为育龄妇女安排合适时间怀上男孩,每人次收取30元。

每天小女孩家门口都能排起长龙,有时排起上百人的队伍。一些善男信女半夜都在她家门口排队,不但对附近的居民生活起到很大很坏的影响,而且还助长了封建迷信的不良风气。

友说,女孩名叫小锦(音),家人称其有阴阳眼,可以看到鬼,说她每天晚上11点钟后,灵魂要去开会,听起来感觉很玄乎。

以前,小锦给人看,只要一箱牛奶就可以了,但现在不一样了,开始收费了。小锦每次看人,只要看一眼,就能作出辨别或预测结果。

她现在一天能看好几十个人,看着看着就嫌累,她妈专门在她后面哄她,负责收钱,有时一天能赚上千元。

“送子娘娘”家

不少人排队候诊

5月27日下午6点钟左右,来到新沂市北沟镇,开始调查“送子娘娘”的真相。在小锦家院子门口,已经有10多人聚拢在一起,可能是在排队等候。10多人中,有孕妇、有抱孩子的母亲,还有小夫妻俩。

下了车,想找排队的人们聊聊天,但他们的话不多,与保持着距离。知道是从南京来的,他们都十分惊讶。他们大多来自于徐州、宿迁一带的农村,都是来求“送子娘娘”的。一孕妇说,“送子娘娘”一次见一人,所以要等。

院子有一道大铁门,还有一扇小门。到时,小门还开着。可是过了一会儿,不知道为什么,小门突然“呯”地关上了,刚刚还聚拢的人们,渐渐地散了,院门口只剩一人。难道小锦家人及排队的人意识到了不妙?!

“送子娘娘”在看“喜羊羊”

敲小门,可无人应答,刚刚聚拢的人们躲在远处,不时地张望一下,可能是把当作便衣警察了。决定闯闯,推开了小门,是一间小屋子,里面一片昏暗。一名老者躺在床上吸烟,他忙问是谁。

“老人家,我是来找‘送子娘娘’的,求她帮我看看。”边说边往里走,发现一道小木门,有门帘,拉开门帘,方才进入小院。小院内有三四间房,两名中年妇女迎了上来。

说明了来意,并表明是从南京来的,希望能见小锦一面。高个中年妇女摆手说,这里没有小锦,找错人了。掏出些钱,想请她行个方便,“我们开车3个多小时过来的,是经朋友介绍,诚心而来的!”

高个中年妇女想了想,叮嘱另一个妇女小心点,就走了。而后来知道,另一个矮胖的中年妇女就是小锦的妈。

在的软磨硬泡下,小锦妈终于开口说,“不是我们不给你看,只是现在派出所查得太严了,万一被他们抓到,要处罚的。还有计生办、镇政府,都会处罚我们的。”

再三请求,只要见小锦一面即可。小锦妈无奈之下只好答应,她开了房门叫小锦,一个女孩走了出来。这是一个长相很普通的女孩,黑黑瘦瘦的,穿着、打扮也与一般同龄女孩无异。她就是“送子娘娘”?房门还没关上,往里瞟了一眼,一台彩色电视机正在放“喜羊羊与灰太郎”的动画片,电视机前一个小板凳空着。

“送子娘娘”被妈妈逼哭了

小锦似乎不高兴,她没什么表情,对妈妈的话也不理睬,自己一个人在院子里逛着。这时,小锦家里有人回来了,大铁门开了,看到,刚刚那10多人一下子从院外挤了进来,大家用渴望的眼神看着小锦,同时也渴望小锦注意到自己,给自己些仙言仙语。

小锦妈见人多,而且都进了院,不高兴了,“不看了,不看了,都回去吧。”大家央求着,没人愿意离开。

是南京来的,小锦妈还是重视的,再加上好话说了一大堆,小锦妈答应找小锦来看看。但一个问题随之而来,一行三人中,没有一个是女性,“送子娘娘”不看男人,看女性的面相,才能辨别、预知胎儿性别。

无奈之下,想出了一个办法,对小锦妈说,“阿姨,我老婆没来,但在我里,有以前帮老婆录的视频,您让‘送子娘娘’看看吧。”

小锦还没看,小锦妈却直摇头,“这哪里能看得清楚,里的画面一动一动的,看不出来的。”小锦妈似乎很有经验,替“送子娘娘”先检查了一下。

定格了画面,尽量让图像清楚些。小锦来了,她瞟了几眼,黑着脸,摇摇头,什么也不说。小锦妈讲,的确看不出来。

后来,几次试图调整画面,让图像更清晰些,请小锦再看看,但小锦显然不耐烦了,再加上母亲又催促她看,小锦被妈妈逼哭了,哭闹不已,小锦妈慌了,赶紧哄着女儿,再也不给她看了。

母亲是“送子娘娘”的代言人

小锦决定不看,大家都失望了。已经晚上7点钟左右了,小锦妈安排女儿吃饭,还叮嘱着,“吃完饭,要好好做作业啊,别拖太晚,明天还要早起上学哩。”

小锦妈照顾完女儿,出来后,又撵那些求仙者,“我女儿真的看不了了,现在警察查得严,看一个人我们就挣30元,如果被派出所处罚,那就太惨了。”

见“送子娘娘”没有希望了,就请“送子娘娘”的妈,再帮着看看。小锦妈看了看定格的图像说,“看不出来。我们要看本人,就是要看她的眉心、太阳穴、脸颊上的一些皱纹和斑点,这样可以判断出来胎儿的性别。画面中的人,脸上都是光滑滑的,哪有皱纹和斑点。”

疑惑,“凭这几点,就能看出来?”小锦妈想了想,担心自己说得太简单了,怕人们低估女儿的仙气,于是她又补充,“还是我女儿看得准,她每晚要上山开会,领导给她指示的(意思大体是,女儿睡觉时灵魂会得到仙人的指点)。”

一名从徐州来的女子,想要第二胎生男孩。她紧跟着小锦妈,絮絮叨叨地还想见“送子娘娘”。毕竟得了些“指点”,于是想给小锦妈钱,周围一些人也想给钱,但她都拒绝了,理由很简单,这段时间派出所查得太严了。

小锦妈说,前段时间,有人把这事儿捅到了上,大家纷纷议论,自己十分生气,“我怀疑就是我邻居干的,见不得我们家好,他们眼红。”小锦妈眼望着邻居家,骂了几句。

离开小锦家,拨打了新沂市公安局的,将了解的最新情况告诉了警方,希望警方进一步打击此类的封建迷信活动。虽然小锦家人暂时不敢再行骗、收钱了,但是很多迷信的人仍然把小锦当作神仙。我们也希望善良的人们能擦亮眼睛,别被迷信所骗;更不要去辨别、预测胎儿的性别,而将优生优育放在首位。

采访结束后,我可以确定的一件事是,小锦没有错。她只是一个普通的9岁小女孩,她和我们一样要吃饭、睡觉,喜欢看喜羊羊,还有上学和作业的压力,她绝不是什么“送子娘娘”。

那么,是谁让她顶上了“小仙女”的“光环”,成为能辨别、预测胎儿性别的神仙,或者更具体地讲,让她沦为利用人们迷信心理而赚取钱财的工具。不客气地说,就是她的家人。家人回头,小锦之幸。小锦的家人,为了你们女儿的快乐成长,请收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