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知识产权

母亲嗜赌成性生孩子贩卖辩称是生活所迫

来源: 时间:2018-08-16 15:51:54

母亲嗜赌成性生孩子贩卖 辩称是生活所迫

“一家5口,靠的都是丈夫一个人的工资吗?”

“嗯。”

45岁的刘萍(化名)站在法庭上,一身橙色囚服,低着头回答审判长的提问。当她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哽咽时,赶忙用戴着手铐的双手从衣服右边口袋里抽出一截纸巾,擦一擦眼角。

“虎毒不食子”,而这名来自四川省青川县的农村妇女,却连续生了两个孩子卖给陌生人,从中得款4.2万元。经河南省新密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被新密市人民法院依法以拐卖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零3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

是什么原因让道德和人性滑坡至此?《法制》日前赶赴新密,展开了调查。

母亲一年生两个孩子卖

2009年2月的一天,河南省新密市牛店镇王庄街菜市场对面的一家小卫生所里,一个女婴呱呱坠地。没有随之而来的欢呼雀跃,也没有激动的泪水,更没有人抢着给她起一个好听的名字,甚至连这一天的具体日期也将在不久后被她的亲生母亲所遗忘。

她只在自己母亲的怀里待了短短几个小时。几个小时后,她被200张百元大钞换了出去,换到另一个陌生人的怀中。

10个月之后,2009年12月,新密市牛店镇武村冉小芬的卫生所里,又有一个女孩出生。她和前述的女孩有着近乎相同的命运,同样只在亲生母亲的怀里待了几个小时,同样当被母亲回忆起来时,她的出生时间仅能精确到“12月底”。

唯一的不同是,换走她的百元大钞比前一个女孩多了20张。

两个女孩是亲姐妹,她们有着同一个母亲,但或许她们永远都无法相认,也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是谁。

2010年11月24日8时许,一个匿名打到了新密市牛店派出所,两姐妹原本将被永远隐藏的身世秘密被一个陌生人触动。举报人称:居住在新密市牛店镇宝泉村的四川籍工人廖忠(化名)和刘萍夫妇,将亲生孩子分别卖给新密市米村镇张某和新密市牛店镇的朱某,从中获取利益。

当天15时许,新密市牛店派出所民警即在举报中所称地址将涉嫌拐卖儿童的犯罪嫌疑人刘萍抓获。

“刘萍以出卖为目的,贩卖儿童,其行为已构成拐卖儿童罪。”该案主办检察官王新民告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和司法部《关于依法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意见》规定,只要以获利为目的,即便是出卖亲生子女,也应以拐卖罪论处。

据此,新密市检察院于2011年2月16日依法对被告人刘萍提起公诉。4月13日,法院经审理后支持了公诉机关的公诉意见并作出判决:以拐卖儿童罪判处刘萍有期徒刑5年零3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

卖儿母亲称都是生活所迫

刘萍45岁,老家在四川省青川县沙洲镇幸福村。虽然生在幸福村,但她的生活并不幸福。

1997年,为了生计,刘萍和男友廖忠来到新密市的一些煤矿打工,其间,两人共同生育了两个孩子,而两人正式成为合法夫妻却是在11年以后的2008年。

他们窘迫的生活也正是从领结婚证的这一年开始的。这年的汶川地震,让夫妻俩在老家的一栋平房变成废墟,他们将政府给的补贴全部给了家里的老人,再次来到新密,准备白手起家。

然而,事与愿违。2009年以来,新密市开始对部分煤矿进行停产整顿,在煤矿打工的丈夫失去了稳定的收入这是一家4口唯一的经济支撑。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刘萍又怀上了孩子。

“因为我和廖忠已经有了两个孩子,怀上的这个孩子没有能力抚养,我们商量之后,决定把孩子送给人家抚养。”据刘萍供述,这样的想法产生于她知道自己怀孕1个月之后。

经找人放出消息后,她成功地找到了买家。这一次成功交易之后,刘萍又于2009年12月生了第二个、2010年10月生了第三个,每一个之间几乎都紧紧相接,其中第二个也同样交易成功,第三个则在刚出生时就夭折了。

“4.2万,你都用来干嘛了?”庭上审判长问。

“给孩子买画画本,还有一些生活开支。”

“1家5口,靠的都是丈夫一个人的工资吗?”

“嗯。”刘萍从口袋里抽出一截纸,擦拭着眼角的泪水。

丈夫称赌博才是真正原因

“你妻子开庭那天你去了吗?”

“去了,后来出去了一趟,法院不让进,我就不进了。”

“你知道她已经被送到监狱去了吗?”

“不知道。”

“你会去看她吗?”

“再看吧。”

“你心疼她吗?”

“不心疼!心疼我就不会让她去坐牢。”

坐在面前的,是刘萍的丈夫廖忠。这个皮肤黝黑的川汉子,脚上穿着一双拖鞋,浑身上下都是灰土。

对于妻子卖孩子这一行为,他用“胡作非为”来形容。他还告诉,为此事他曾经和妻子吵过多次,甚至打过妻子几回,但均未能制止妻子;现在的他由于要照顾孩子,已不能外出打工,只能白天在矿上做点杂活,晚上则躲在屋子里不出门“丢不起人,我是男人,我会赚钱,怎么会要一个女人生孩子卖来过生活?”

按照刘萍的说法,生孩子卖是为了补贴家用,那么妻子如此“为丈夫分忧的举动”,理应得到丈夫的理解甚至感激。但廖忠的反应如此反常,究竟为何,他会对身陷囹圄的妻子这般冷漠?

“我在20公里外的矿上打工,一个月就回家几天,每天都很忙很累,工作还很危险,一个月能挣个两三千块钱,我几乎一分不留,全部交给她。有几年我还做矿里的领班,一年能挣挺多,比如去年就挣了十几万,也都全部由她保管。”廖忠讲述道。

这样的收入,日子本应过得不错,廖忠也想和矿上的其他领班一样,干几年就在城里买房买车。但这样的梦想被妻子打破了。“赌,在家没事就赌,有时候一次就输好几万,去年挣的十几万全输光了。”

据廖忠介绍,在矿山上由于生活乏味,赌是人们最大的消遣。有很多人都是一夜之间因为赌博而倾家荡产。而从来不赌的他,恰巧遇上了一个嗜赌如命的妻子,而这一切正是一年之内连续卖两个亲生女儿的原因所在。

廖忠告诉,他到看守所看望妻子时,说不出安慰的言语,只是讽刺地问了一句:“还要打麻将吗?要不要我想办法弄一副麻将来给你?”